你的位置:首页 > 句子
过马路的时候贝思远依旧牵着陈初的手,但她知道,无论握得多紧,那道裂缝还是出现了。它永远不会愈合,它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,以肉眼看不见的变化,一点点,一点点地蔓延。直到崩裂。